2017年开始,由于中国外贸出口的强劲复苏和跨境电商的持续快速增长,上游航空运力供需矛盾突出。跨境电商碎片化的订单,带来了航空货运业的淡旺季规律发生了显著变化。

跨境电商的高频次、小批量的贸易模式,让传统的国际货运竞争格局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方面是大规模海运集装箱货物的减少,另一方面却是跨境空运电商包裹的数量以几何倍数增加。

大量的跨境电商包裹货物目前正面临着国际航空运力供给不足的现实瓶颈。控上游运力者赢终端市场,行业上游的有效产能供给不足,正在成为我们需要面对的课题。

国际航空货运市场的供给侧改革已经到来,未来的运力增量市场都会来自哪里?


1通关条件决定运力布局

以前传统的一般贸易时代,全国每个机场所属关区的通关政策,本质意义上不会有太大差异。一般贸易通关模式覆盖了所有的关区,如果要说细微差异的话,无非就是每个地区海关查验率的高低有所不同。

如今的跨境电商贸易,显然并不适用于按照一般贸易的监管模式来通关。虽然国家针对于跨境电商这种新业态也推出了出口的9610通关模式,而且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实施。

但是在政策的落地和实际操作层面,由于大量的跨境电商卖家税务尚无法在短期内合规,资金也无法正常回流,正常的出口退税也很难实现。

目前整个中国的出口跨境电商包裹,其实很大一部分比例是通过快件通关、邮政通关,以及市场采购贸易的通关模式完成整个出口申报的。

这在给监管方统计行业的真实数据带来很大挑战的同时,也造成了航空上游运力的分布过于集中在个别具有通关便利性的口岸机场。


2航空安全监管模式影响深远

香港机场之所以能够成为目前跨境电商货物输出的桥头堡,除了通关便利的优势之外。还有一个航空安全监管模式上的优势,香港机场的安检措施和大陆机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香港机场对于许多的货运航班,以及可以装载集装板货物的大型客机航班,所采用的安检措施是: 货物先在航空货运代理人仓库完成装板的操作,到了机场之后,货物是不需要再一箱一箱来过安检的,而是整个集装板来统一过X光机。

所有的跨境电商包裹货物都存在着,一个包裹或者一个编织袋内很多个品类的现状。大量的3C类产品都是含有电池的,严格意义上都是属于航空危险品,必须按照航空危险品的操作规范来运输。

而现有的航空危险品操作规范主要还是按照传统的一般贸易模式下,大宗单一品类的货物形态来作为主要参考依据的。并未考虑到跨境电商货物目前所存在的一票货物多个品类,且危险品与普通货物经常并存于同一个包裹内的实际现状。

香港机场以航空集装板整体过X光机的安全监管模式,恰好为跨境电商出口货物在现阶段提供了一套便利可行的运输途径。相比而言,大陆所有机场在货物安全管控层面,是要严格许多的。

大陆所有的机场,货运代理人是不可以直接在自己仓库来装载飞机集装板的。机场货站也不允许飞机的集装板拉出机场。所有的出口货物必须先每箱逐一过X光机后,再由机场货站工作人员统一将货物装载飞机集装板,然后再将集装板装上飞机。

如果跨境电商的包裹要想通过大陆机场出运,这就要求跨境电商卖家和跨境物流企业在订单产生的源头和货物的打包操作层面都要做出巨大的变革和调整。

目前来看,许多的电商卖家和物流企业宁可接受香港机场更高的运费成本,也不愿意在短期内通过投入大量的资金来购置安检设备以及分拣设备。毕竟行业的整体平均利润率尚不足以支撑很多的中小企业去做这一方面的巨额投入。

受制于大陆机场严格的航空安全管控要求,大量的跨境电商货物目前还是大量涌向了香港机场,造就了香港机场运价的节节攀高以及运力供给的持续紧张。



3空域资源的稀缺性

目前的珠三角区域,已经汇聚了香港、广州、深圳三个超级的国际航空枢纽,而且周边还汇聚了佛山、珠海、惠州等许多支线机场。珠三角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罕见的多个国际大型航空枢纽高度聚集的区域。

数个大型国际机场全部扎堆在一个有限的空域内,造成了空域资源的高度紧张。机场跑道不够可以再多修一条,候机楼小了还可以再扩大。可是有限地域上方的空域资源总量是有限的,固定时间内可以起降的航班架次是有上限的,是无法实现大幅扩容的。

现在整个珠三角以及长三角要想再大幅增加航空运力,更多的将会是向周边区域市场倾斜。长沙、郑州、武汉、西安、成都、重庆等内陆机场目前正在后来居上。

以郑州为例,仅河南民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参股的卢森堡货运航空,以郑州机场为枢纽,每周往返欧美的定期货运航班就达到了18架次以上。


在2017年,郑州机场的进口水果包机业务达到了200架次。当地的海关以及商检部门还对于进口跨境生鲜类货物提供了便利化的通关条件,做出了关口前移、机坪验货等一系列创新举措。

郑州机场目前已经与全球前20个航空货运枢纽机场中的15个机场之间开通了货运航线,每周货运航班计划已经达到了110架次。全货机运力、航线数量、航班量以及通航城市已经位居全国第5位。

和郑州一样的许多内陆城市,未来会成为国际航空运力资源的巨大增量市场。内陆城市和东南沿海城市相比,不具备天然的海运港口地缘优势。航空方向上的突围成为许多地方政府重点发力的方向。

内陆城市由于目前航班数量尚未高度饱和,空域资源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随着各项航空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以及政策利好,未来的发展潜力不可小觑。

随着珠三角以及长三角国际航空运力资源的愈发紧张,许多跨境贸易的航空运输需求势必会向周边以及内陆市场分流。一批内陆的空港城市有望借助于跨境贸易发展的快车道,实现国际航空货运的跨越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