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和电商在这些年的迅猛发展,给很多行业都带来了巨大的改变。航空运输业务的销售模式也在随着这场产业技术变革的浪潮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航空运输客票销售业务是最早从线下走到线上的。随着“去哪儿”和“携程”等许多互联网客票销售平台的出现,一大批在线下依靠电话订票的业务模块都陆续搬到了线上。

互联网和电商的核心是去中间化和信息扁平。几乎所有线下的客票销售代理都入驻到了几家大的互联网销售平台。价格完全透明,机票代理的利润空间瞬间收窄。

国内各大航空公司近些年陆续开通了自己的机票直营商城,而且也都入驻到到了各大线上销售平台。同等价格的情况下,客户一般都会首选航空公司官方直营的购票途径。

许多的机票代理由原来的以订票为主营业务,逐渐演变为订票只是给到客户安排行程的一个配套服务了,要想赚钱就还得再往产业链下游和周边去拓展和转型。

航空客运模块的去中间化的直销模式是否会传导到航空货运板块呢?


1非即时交易场景

目前市面上也出现了一些整合航空货运资源的互联网平台。这些平台通过将原有在线下需要依靠电话或者邮件来确认价格和预定仓位的模式试图搬到线上。

航空货运板块的“去哪儿”模式面临的一个最现实的瓶颈,就是交易场景的非即时性。航空货物运输的交易目前依然还是在线下完成,而且都是有结算周期的。

即使一个C端客户在线上平台完成了价格确认和仓位预定,在货物没有运抵机场货站确认重量和体积之前,是无法确认其应付运费金额的。

线上航空货运平台的存在最多只是起到了一个撮合交易的作用。在无法介入支付和交易的情况下,平台再衍生出来的一些金融、保险类业务很多只是停留在了概念的层面。


2单位产品非标准化

航空货运业务有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单位产品的非标准化。飞机货仓的容量是有限的,虽然说都是用来装载货物,但是每票以及每件货物的重量、尺寸、品类差异很大。

对比航空客运板块之所以能够实现标准化的定价和统一销售,是因为飞机的座位数是固定的,每个座位上只能坐一个人,把所有的座位按照既定的价格卖完即可实现收益最大化。

航空客运业务卖的是一个个的座位,座位就是一个可以单位标准化的产品,而航空货运卖的是整个飞机的货仓位置。

一个航班总的货仓位置是固定和有限的,不同重量和体积类别的货物所占用的飞机货仓位置是有很大差异的,并不是说随便把货仓填满就可以实现收益最大化。

每一票航空运输货物的品类也是差异较大,比如生鲜、危险品等特殊货物,都是有特殊的运输条件和定价机制的。



3操作流程变量多

航空货运和客运相比较,虽然说都是从A点到B点的运输。但是从整个操作流程的复杂度来说,货运是明显要高于客运的。

货物从机场入仓、过磅、过安检、上飞机的每个环节,都会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存在。如果是国际运输的话,还多了一个通关环节,这也是存在变量最多的一环。

在航空货运环节中,即使货主可以在线上直接向航空公司完成预定仓位的动作,可是货物在到达机场之后的每个环节以及下机后的每个环节都存在着许多的不确定性。

诸多环节的不确定性往往超出了航空公司可以直接协调的范畴。比如安检、海关、检验检疫等环节还是需要一个代理人来协助客人完成整个流程的协调和沟通。



4代理揽货的路径依赖

航空货运这些年来从销售模式和操作模式上,几乎是没有改变的。依然是航空公司在每个地区找几个核心的货运销售代理,把每个航班的仓位分包给这些代理人去销售和揽货。

航空公司在整个链条中扮演的就是一个干线运力提供商的角色,几乎不插手和介入市场端的销售,市场都交给了货运代理人。

近些年来随着互联网以及电商的崛起,整个贸易的链条在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航空货运的货源构成以及客户的实际需求也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作为整个产业链条的最上游,许多航空公司其实都希望走出被货运代理人“卡脖子”的现实窘境。通过向下游市场的延伸来进一步强化其对于市场的掌控力度。



5航空货运的变革探索

国内各大航空公司都在积极开始货运业务变革探索,比如南方航空货运部门专门成立了跨境物流处。在进口生鲜冷链,海淘货物转运,出口电商包裹业务方面都在进行着一系列业务模式创新突破。

东方航空专门成立了东航物流板块,将天上的运力优势和地面的物流资源进行整合。而且还在和德邦物流进行着深入合作,直接将其揽收网络触及到了终端用户。

就在前不久,海航也和京东达成了战略合作。航空物流核心资源拥抱电商平台,借助于电商平台的大数据分析能力以及稳定的货源,可以进一步优化其资源配置的效率。

如今整个贸易的模式正在从传统的大批量标准化生产,演变为小批量的定制化生产。由此而带来的是整个商品流通供应链条的变革。

随着C2B柔性供应链趋势的出现,以及客户个性化、定制化需求的凸显,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消费决定生产的时代。

电子商务带给整个传统商业形态最大的影响就是,未来整个社会的商流、物流、资金流的深度融合时代即将到来。

航空运输业也随之进入了一个由市场需求决定运力布局的时代。分析终端消费数据,敏锐洞察市场需求,引导产品演变创新,将成为航空公司货运变革不得不去面对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