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娜·萨缪尔斯 (Alana Semuels) 曾经在《大西洋月刊》撰文写道:

既然你可以从中国直接买到4美元的比基尼,为什么还要买Gap这样的美国公司进口的中国制造的比基尼呢?”

 

中国出口的品牌通过各电商平台触达越来越多的欧美消费者,对此欧美媒体继紧近几年是如何看待中国制造的呢?他们的看法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未来中国品牌在海外的发展趋势。以下是美媒对中国跨境电商的一些看法。

 

每年至少有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商品从中国直接卖给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消费者。B2C的零售电商在2000年左右并不存在,2010年左右,全球速卖通和Wish开启,最近又Joom发展势头也强劲,在此之前,DHgate, SHEIN, LightInTheBox也招商了,但直到崛起十年才开始看到显著的增长。

 

这些平台基本都由中国卖家入驻,很多都是小公司,没有资本支持,大多专注于生产单一产品线。他们通常没有Instagram上的粉丝但他们有利润,足以让它们继续运转。

 

这些平台做了很多吸引客户的工作,并将其与产品的选择进行匹配。就个人而言,这些业务令人厌烦。作为一个整体,他们代表了电商无形但重要的一部分。然而,他们的模式很简单——他们以消费者愿意支付的价格和物有所值的质量生产他们想要的产品。

 

因此有人称“你可以直接从中国买到4美元的比基尼,为什么还要买40美元的美国制造的比基尼?”


像Wish或SHEIN这样的服务,大多数都是不为人所知的,但他们是基于目标客户群的。他们背后的公司也不会经常成为媒体的焦点,他们的创始人大多也是名不见经传的,但这两款APP在iPhone和Android应用商店的下载量都稳居前十。

 

“我认为人们误解了美国和欧洲等地的人口结构,” Wish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曾说,他是指数以百万计的消费者在Wish上找到了价值。

 

速卖通的月访问量超过4.4亿,Wish5.4亿。SHEIN 5000万,DHGate 2500万,两者加起来,几乎相当于eBay的流量。

 

eBay去年销售了超过850亿美元的产品。全球速卖通和其他公司合并后的GMV与eBay的GMV并不匹配,但总额在数量级上是相同的。据《南华早报》的中文新闻网站报道,SHEIN在2019年的销售额达到28.3亿美元。据估计,Wish的GMV超过了100亿美元。透社报道速卖通的目标是,到2022-2023年,仅在俄罗斯GMV就将达到100亿美元。

 

“其中一个主题是,过去20年为沃尔玛等企业生产产品的中国工厂现在意识到,他们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无需中介直接向世界销售产品……而我们就是这种载体。”时任亚马逊市场高级副总裁塞Sebastian Gunningham写道。

 

2019年,亚马逊的全球商品交易总额为3350亿美元。其中2000亿美元来自市场卖家,其中许多卖家现在位于中国。其中数百亿美元的商品交易总额是由那些来自中国的公司提供的。

 

2014年中国的商品交易总额仅为10亿美元。最关键的是,之前为沃尔玛等零售巨头生产产品的工厂意识到,电商平台可以让它们直接接触到消费者。在《华尔街日报》观看的一段视频中,亚马逊在深圳的员工在2019年4月于香港举行的一场贸易活动上说:“让我们去掉中间人。”

 

然而,亚马逊并不是这个市场的创造者,也不是唯一一家。与中国其他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平台相比,它的实现能力提供了一种不同的体验,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我们在另一份报道中看到一则内容,标题为:Chinese Sellers on Amazon Losing Ground(中国卖家正在节节败退)

 

由于制造业、货运和仓储的中断,以及消费者对必需品的优先考虑,中国企业在亚马逊顶级卖家中的份额一直在缩水。在亚马逊的四大核心市场——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其中29%的顶级卖家都在中国。与1月份的35%相比有所下降。这个百分比是这四个市场的平均值,根据Marketplace Pulse对近90%的顶级卖家的分析,这些卖家的业务地址可以可靠地确定。四年前,销量最大的汽车中只有11%位于中国。此后,这一份额继续稳步增长。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市场,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日本的欧洲市场也是如此。从1月份开始,亚马逊所有的市场都开始扭转这一趋势。

今年3月和4月,亚马逊上超过一半的新卖家来自中国,创历史新高。

 

然而,新卖家注册并不意味着将来会成功。下降趋势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亚马逊FBA服务的中断。在亚马逊美国市场的顶级卖家中,95%的中国卖家使用FBA,其他卖家使用FBA的比例为65%。也就是说,在疫情期间,由于国际供应链造成很大的破坏,尤其是物流,导致中国卖家优势消失。

 

不过,随着疫情逐渐缓解,中国卖家在亚马逊的增长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