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时报》近日报道,分析师表示,印度政府颁布电子商务新规,对外资电子商务企业采取更严格的管理措施。此举表示,印度政府对外资电子商务企业的态度是不可预测的,甚至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新闻图

分析师指出,虽然电子商务新规的出台使中国电子商务企业难以在印度复制在国内的成功,但其并不会对中国电子商务企业在印度的业务造成太大影响,因为在印电子商务企业大多比较低调,并且通过和当地公司开展合作业务来保持运营态势。

根据路透社 2018 年 12 月 27 日报道,印度政府对在印度运营的外资电子商务企业实行的严格新规将于 2019 年 2 月生效,将禁止电子商务外资企业销售其持有股权的公司提供的商品。

专家们指出,新规不会对在印度开展业务的中国电子商务平台造成太大影响,这些新规基本不会阻止中国企业在印度探索更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根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研究部主任赵淦成的说法,印度政府出台的新规主要针对在印度拥有全资商业实体的海外公司。然而,大多数涉足印度电子商务领域的中国公司选择了与印度当地公司进行合作。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中国的电子商务企业阿里巴巴。它并没有在印度开展天猫类以及淘宝类平台业务,而是选择投资印度电子商务平台。

根据福布斯印度 2017 年 12 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阿里巴巴投资了印度电子商务平台 Snapdeal。在 2018 年 2 月,它还投资了印度最大的在线杂货平台 BigBasket。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的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投资了印度版大众点评 Zomato。

总部位于北京的数字经济智库的负责人黄日涵表示,相比美国同行,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受到的重创并不大,因为大多数中国电子商务平台是直接从供应商那里进口产品,也就是从中国的批发市场进口,而不是从其拥有股权的公司采购商品。亚马逊等美国电子商务平台经常上架相关产品,这些产品是从其拥有股权的公司中获得。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子商务平台采取的采购机制能够使其保持相对较低廉的价格,这关键的一点将帮助中国电子商务平台赢得印度消费者的青睐,让他们有更多机会进行消费。

比如,在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 Club Factory 上,平均客户交易额约为 6 至 8 美元,在印度市场的跨境电子商务领域消费排名第一。而印度的人均 GDP 约为 1,900 美元。

与美国的竞争对手相比,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包括 Club Factory,只占据印度市场的一小部分份额。据称,亚马逊和 Flipkart 占领印度电子商务市场的份额超过 60%,而中国电子商务企业只占不到10%。

《环球时报》采访了印度的两名居民,其中一名是中国籍,另一名是印度籍。他们无法想到任何受印度当地人欢迎的知名中国电子商务平台。

赵淦成表示,这种低意识部分归因于印度政府对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的矛盾态度。“他们想获取阿里巴巴这样的中国电子商务企业的资本以及经验。但他们也担心中国的廉价商品会对印度当地的制造业造成严重破坏,并损害印度中小零售商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必须非常谨慎,并且在印度保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