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号潮过后,各物流企业纷纷将账期从30-45天缩短为12-25天。一大货代庄家还透露,目前收货量稳定,但公司应收账款在1亿左右,而同时期的体量则在3000万左右。为控制资金,他不得不将帐期缩短为12天,并积极催收款项,暂时无坏账。

今后数月,预计将有不少物流商应收款坏账率持续上升,不排除踩雷、爆雷的可能性。提出物流商应严格控制应收账款,所有基于去年应收账款的配置,包括人员、渠道等,都要重新审视和调整。

完善的管理机制才能使企业顺利跨越行业秩序混乱期。

另外,为了帮助解决卖家的资金问题,跨境电商供应链金融开始萌芽。物流商和卖家是命运共同体,在行业震荡期,两者如何加强业务协同,防范风险,是双方共同的命题。所以,我们还联合第三方供应链金融公司,帮助卖家渡过资金难关。

出货量:锐减50%,阶段性“水土不服”,亚马逊的封号潮,对物流商的另一个影响是发货量的锐减。

据了解,近期收盘价下降至少50%,一些同行的收货量也下降了40%-60%左右。方豪在接受《跨境眼观察》采访时表示。并且走访了多家行业物流商后发现,5月末以来,多数物流商的发货量锐减50%以上,属于普遍现象。

收货减少,一方面是因为合作卖家因销售数量急剧下降或直接倒闭,海外库存已开始积压,而不需要再次发货;另一方面,封号事件影响了其他卖家的信心,许多卖家发货、备货会更加谨慎;还有许多卖家是年初对2021年形势的预测错误,因此许多卖家已经开始出现库存。

调查结果显示,这部分出货量锐减的物流商是以美国市场为主,FBA头程业务为主,高度依赖亚马逊FBA卖家,因此所受牵连较大。商务部昨天回应了亚马逊对此事件的回应——这是阶段性跨境电商“水土不服”,是“卖家成长的烦恼”。尽管出货量锐减,但物流商对市场仍抱有较大信心。

公司也要积极揽货,重点发展上海、义乌等华东市场,并加大工厂型卖家、国内品牌出海卖家的获客力度。与此同时,加快德国海外仓的建设,以扩大业务范围。归根结底,跨境电商市场的“大蛋糕”还在,只是吃“蛋糕”的人重新做了排序。

对物流商而言,需要思考的是,在亚马逊客户上丢失的货是如何从其他平台客户、其他产品渠道、其他市场找到弥补的;或者帮助核心卖家渡过难关,长远利益考虑。就是:弱而不言,强而不强,智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