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物流已经步入了下半场。行业内相继涌现出了一批年营收从数亿到数十亿规模不等的新秀企业。

早期依托于行业红利、平台红利、税务红利而迅速崛起的跨境物流企业,如今都在加强企业内部建设,聚焦产品服务,优化成本,提升效率。

当一批跨境物流企业在思考着产品渠道的迭代升级之时,仍然还有很大一批传统货代徘徊在新旧模式交替的边缘,苦苦寻觅企业的转型之路。

1、留下的基本上是重资产模式

在我们长期以来的固有认知中,货代大多都是倒买倒卖的轻资产模式。而如今的跨境物流赛道中,能够留下的企业都在不断把自己的模式越做越重。

在跨境物流领域如今要构建自己的渠道和产品,得把很多的精力放到国外的基础设施布局。跨境物流的显著特征是将传统货代的链条不断拉长。

从境内揽收、出口通关、干线运输、落地清关、尾程派送每个环节,单纯的全部外包模式正在发生着转变。揽、干、仓、配等环节的一定比例的自主建设与部分外包正在相互结合。

许多直接面对终端卖家的跨境物流企业深刻感受到了客户需求的日益多元化,如今的跨境物流企业不仅仅要帮客户解决运输环节,还要解决税务的问题。

就以我们最常见的FBA物流模式来说,给终端客户开出含税价格之后,不少跨境物流企业的每公斤差价也就一两块钱,这个利润是做完门到门的利润!

不少传统空海运货代在收到一些跨境物流专线企业的货物时,难免觉得利润低,要求苛刻。其实反过来想想,专线企业帮电商卖家做门到门的服务,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员、仓储、车辆、系统、分拣设备等重资产的情况下,也就才赚个一两块钱每KG的利润。

相比之下,要论投入和产出比以及风险系数的话。很明显传统货代才是一个真正的轻资产、低风险的生意。跨境物流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资金、精力要比传统货代多的多。


2、人多货多不一定赚钱多!

跨境物流行业的上半场赚钱模式是大干快上,想方设法把货搞过来就能赚钱,因为整个行业都处于井喷式的发展阶段,基本不愁没客户,偶尔还可以挑客户。

跨境物流行业的下半场对于一些企业来说,人多货多却不一定赚钱,偶尔还得赔钱。尤其是对于一些给客户做含税价和一口价的企业来说,成本的精算能力尤为关键。

特别是当下的旺季,对于一些在行业上游没有很好的仓位资源以及在目的港没有很好的处理能力的企业来说,做的多也许意味着赔得多。

许多企业之前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去拓展市场,如今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的软硬件升级以及产品渠道的稳定性建设,去不断改善用户的体验。

跨境物流的1.0时代是卖家说了算,跨境物流的2.0时代是电商平台说了算,跨境物流的3.0时代是国外的终端消费者说了算。好的产品渠道和用户体验才是王道!

当一家企业要从销售型公司向产品型公司转变的时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跨境物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构建在干线运输和境外资源配置。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走出国门就是一个坎儿。

整个行业的现状是:在当下能够有能力走出国门的跨境物流企业还是非常稀缺的,大部分的企业还是扮演的是一个揽货的“黄牛”角色。

跨境物流的江湖在不久的将来几乎不会再有倒一手的空间存在。试看国内电商物流的发展,基本上不存在揽收了快递再转卖一手给三通一达这种模式的生存空间!


3、比转型更难的是选择舍弃

当下许多的传统货代公司,也包括行业上游企业,从现有的业务体系和人才队伍中,剥离出一帮人马,成立个新的部门或者新的公司,开始了朝着跨境电商物流领域的转型之路。

体系内部的新项目孵化大多往往以失败而告终!

当原有团队习惯了传统业务模型下长期固有的标准SOP,是否还能适应当下行业快速变革的节奏?

跨境物流业务考验的是公司培育复合型人才梯队的能力,不是仅有资金和资源就可以办成事。当下不少跨境物流企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都不同程度遇到了人才断档的问题。

跨境物流的发展依托互联网而生,信息的透明高效有利于打破行业垄断,减少过渡依赖关系型、资源型的生意模型,让行业竞争朝着更加开放、透明的层面去发展。

对于许多传统货代来说,是否愿意客观分析既定优势,舍弃一些看似短期赚钱但并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的业务模型也显得尤为重要。

行业信息的不对称带来机会的不均等的时代正在逐渐结束。拥抱变化,自我革命,说着简单,实则不易。用转行的舍弃精神和归零心态也许才能破解当下的企业自身转型之痛。

即将过去的2018年,跨境市场波橘云诡。贸易战持续加码,跨境企业夹缝求生。

美国退出万国邮联,直邮市场重新洗牌。FBA进入存量市场,海外仓何去何从?

航空市场预期失衡,包板包机鸭梨山大。税务风险头顶高悬,一次包税彻夜难眠。

2018市场两极分化,平台物流线上化。流量红利不再普惠,头部企业不断壮大。

揽干仓配深度布局,竞争门槛不断提高。中小企业价格红海,差异定位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