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的多样化,使自媒体成为一种趋势,4G时代的开始,移动设备的普及趁势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社会媒体流量池,这种巨大的流量池让社会话语权不断下沉,使其不再被传统媒体垄断。


它不分时空地诞生了一批大众自媒体,他们是话语权下沉的第一批受益者,也就是我们口中的意见领袖(KOL:Key Opinion Leaders)。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当我们从营销视阈谈论网红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是在讲KOL,在这个角度上讨论网红营销,才具有营销学的意义。


身为营销者,社媒流量池的不断扩大,让他们不能把这个推广渠道放在首位。在这些流量背后隐藏着各大品牌的潜在消费者,站在了为KOL打造影响力墙的网红们。


影响,英文是influencer;因此,网红在外国人的口中是influencer,意思是“有影响力的人”。


以网红的影响力触达消费者是自媒体时代的营销捷径,而作为网红,通过自己的创作能力和影响力,与品牌商合作,也成为了其流量变现的主要手段。


据Influencer Marketing Hub调查显示,在今年,全球海外网红营销的市场规模将达到约138亿美元,年增长40%。在100多家美国企业中,63%的受访者表示将在今年增加网红营销的推广预算,17%表示将采用原有预算来运营网红营销这条渠道。


尽管网红营销正在成为品牌主营销售蓝图中的重要一支,那么哪些品牌主开始在网红身上堆起营销预算?若要做,他们的网红营销预算占多少比例?知道了这方面的关键指标,自己还不适合做,就是有个判断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