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出口电商行业趋势变化

1、内外政策暗流涌动,各环节管制加强, 卖家压力加剧

(1)《电商法》落地实施,电商行业面临“合规大考”

2019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部电子商务领域的综 合性法律,这标志着国内电商管理正式进入法治时代。

法律带来的是相对平等的机会。中小商家与大品 牌大商家,在品牌、资源、资金、人才、管理都存在一定差距,为缩短差距商家会采取各种手段,其中不排除违规操作。法律的出台,使得违 规操作的成本几何倍数的增加,从而迫使各种违 规操作越来越少。最后比拼的是商业真正的综合能力,实现优胜劣汰。

(2)物流成本持续增加,低客单价卖家进退两难

中国出口电商的物流模式可分为五种:邮政小包、国内快递跨国业务、专线物流、国际商业快 递和海外仓。不同模式在价格成本、时效性及安 全性方面各有优劣,其中邮政小包优势最明显。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跨境电商出口业务70%的包 裹都通过邮政系统投递,是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常用的物流方式。

美国退出万国邮联后,发往美国邮政小包的费用 大幅度上涨,且不能排除其他发达国家有效仿美国的可能。且国际快递四大巨头UPS、Fedex、DHL、TNT也在频频上调运费,物流成本的不断提升,将对出口电商卖家的产品定价和利润产生

巨大影响。尤其对于以低客单价商品为主的卖家来说,物流成本占其运营成本的比重大,运费的大幅上涨将会对这些卖家造成巨大压力,或面临淘汰出局的风险。

(3)全球掀起税收监管浪潮,或将进行新一轮的洗牌

以美国、日本为代表,各国税费政策不断收紧, 也折射出了全球跨境电商市场规范收紧的局面。电商征税的趋势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同时不同国家的税务内部调整也不尽相同。

美国取消没有实体店的电商公司消费税优惠,与线下零售一视同仁。

澳大利亚税务局关于低价值产品的GST(Good and Service Tax商品及服务税)通知指出,将从2018年7月1日开始把GST的征收扩大到消费者进口低价值的实物货品。

印度GST(增值税)调整,主要目的是降低印度制造商品在生产流通领域中的税率,振兴印度制造,但某些品类也有所降低税率,但由于存在中央政府和本帮两种税,情况较为复杂。

泰国内阁批准了对“税收法”的修订草案,对所 有电子商务交易征收VAT(增值税)。

德国联邦内阁也正式就电商销售税提案展开讨论,拟对eBay亚马逊跨境电商平台加强税 收监管,平台需承担起代征销售税的责任。

另有欧盟委员会此前就曾通过了一项新规定,取消了进口欧盟货值低于22欧元产品的免税额度;

从降低免税额度到征税,不难看出全球税收监管形势的愈发严峻,加之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跨境电商卖家经营之路举步维艰,小型卖家或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