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图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中东保守而缺乏娱乐。

然而,随着移动端的消费习惯逐步养成以及社交媒体的频繁使用,中东人民的购物行为受KOL的影响越来越大,有数据显示,70%的消费者在购物前会参考社交媒体名人的意见。

加上中东地区的人口结构年轻化,年轻人们更愿意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自己的想法,同时也喜欢和网络红人进行互动。

据最新的一份数据调查报告显示,三分之二的中东年轻人更喜欢从Facebook和Twitter上获取时事资讯,大概有1亿6千万个用户活跃在Facebook,约1千2百万人每天使用Snapchat。YouTube在中东地区的使用数据更是不可小觑,YouTube视频的日均播放量超过3.1亿次,位居全球第二。

据福布斯中东版统计,中东地区粉丝量最多10位YouTube网红中,有八位来自沙特,其中粉丝最多的有370万;另外还有三万个常年驻扎中东的YouTube网红也都拥有过万的粉丝量。以拍搞笑视频走红的沙特双胞胎兄弟Saudi Reporters和推广“中毒妆”的Tamara是中东地区最出名的网红。

中东本土电商Boutiqaat也走的网红经济路线。

Boutiqaat 2015年创立于科威特,定位为美容电商,并在今年1月完成了4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其在平台上设立”Celebrities”板块,让签约的200多个网红进行产品线上营销推广,同时也方便粉丝快速找到自己喜欢的网红,并查看所代言的品牌产品。

深耕中东市场的中国电商执御早在2016年,就已经推行“电商+本地网红”的新营销模式,通过经营自己的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的社交账号与消费者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在这些社交平台上,执御与中东1000多名大小网红进行过合作,传播产品资讯和线上活动,信息传递覆盖超六千万人次。

迎合了消费者需要的新网红电商模式帮助执御在进入市场的初期快速赢得消费者信任,从而为成为中东Top级电商奠定基础。

我们发现,网红营销在中东有着良好的成本效益。

选择合作网红不能只看粉丝数量,高代言费不一定带来高质量。有时候,与小网红合作的性价比会更高。在Instagram有10万粉丝的网红每次营销的收费平均在一千美元左右,在YouTube有一万粉丝的网红则要收费两千美元,而粉丝量较少的小网红最低收费只要五美元一天。

小网红其实更了解目标用户的购物需求,能够及时与他们联系与互动,从而更有效地实现产品的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