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双清包税等可以降低成本的手段还能行的通吗?利用FBA仓库、第三方海外仓派服务,卖家仍可维持双清包税的模式,将进口税和运费合并为头程整体支出,成本管理架构被简化,但这种长期低报清关模式,给备货周期较长的卖家供应链稳定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利用自有税号在目的国间接代理清关,垫付一笔进口增值税,影响一定的流动性。对于平台扣税背景下,不需再缴纳额外增值税或支付价值极小,前期预缴进项税将由以前的抵扣变为高频发起申请的退税。而且这种行为常常很容易引起税务机关的检查,即对进项票据的规范性有效性和对销售历史纳税真实性的审查,如果情况恶化,库存和欧元账户将被冻结至少2-3个月。

透过比利时荷兰等国将递延转运至目的国,可以缓交进口增值税,在目的国进行一站式税务处理。对资金压力的缓解和通关的顺利进行,有一定的帮助。这条路线在实践中,有不少中等规模的卖家反映,被海关裁定缴纳高保证金并为避免牵涉全盘审查,而最终放弃讨回的事例不胜枚举。Taxeuro德国一欧会计事务所作为货物最终到达接收国的税务处理机构,经常会遇到进口单据丢失或无意识地要求货代的例子,这一情况引发了税务部门的查询和催缴税款。

对直发模式的卖家而言,产品定价要求设计一种新的策略模型,以抵消因计算基数调整而导致的新成本。平台通过利用IOSS号提供的第三方平台提供的免税码,在新政策下实施了“IOSS+订单唯一性编号+扣缴税款证明”等新政策,在技术与管理层面,给了新的资源配置难题。

总而言之,对于卖家来说,增值税已被固定,不能再作为优化调整利润余量的作用,更多的是在税收运营中把税收操作的重心前移到供应链的涉税操作节点上,做更多的精细化成本调整,用更好的供给稳定度和效率,实现成本减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