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高利润、大市场空间,让大件货市场这个蛋糕显得格外诱人,但要想吃上一口却并非易事。大型产品对卖方储备资金的需求很大,除了产品成本外,物流及仓库的费用也需要严格控制,稍不留神,利润就会被成本吞噬。

首先,物流成本已经侵蚀到了大件货物运输的各个环节。

头程海运方面,有卖家表示,今年物流运价已翻了一番,比2019年增长了5倍多,对于体积大、重量大的大件货,成本不言而喻;

第二,仓库管理费方面,由于今年第三方海外仓的需求猛增,卖家备货过多,再加上大件货物量太大,造成仓库管理费用猛增;

最终,尾程配送是按产品体积重量收费的,单是尾程配送这个费用就够让新销售商头疼的了。而且在平台内卷化的情况下,行业普遍提价难,卖家只能自食苦果。其次,积压的存货成了大件货主的生死线。

大家都知道,今年年初卖家普遍对2021年的预期太过乐观,大量海外备货,今年的市场需求增长速度却不及2020年。加之大批新卖家入局,大型家居市场的需求被平摊,原有卖家的订单量也受到冲击。另外,大件家具的回购率不高,去年已提前消耗掉,有些家具沦为存货,“清库存”一时成了业内卖家的主旋律。

而且对大件或小件小件卖家来说,大件货物成本高,一旦陷入库存积压,不仅仓库费增加,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也非常大。他表示,身边几个朋友都积压了一亿以上的存货,现金流压力很大。而且某大型卖家天津的卖家,由于步子太大,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导致60亿人的公司陷入危机。

三是受平台封号政策和人民币汇率上扬影响,大宗商品面临的风险增大。

大件商品卖家在多方面的牵制下正经历着艰难的一年。然而,艰难之中并非全是亏损,一些卖家仍顶着困境,甚至逆势成长。

本公司主要经营北美及欧洲站,目前已由铺货转为精品,今年两个站点月毛利润均在30%以上。大型货品销售商陈新向跨境眼观察表示,“主要是根据前期铺货产品的表现,选择核心品种及产品,并对产品和供应链进行调整。物流业、仓储价格虽然在上涨,但产品价格高,利润能够覆盖成本,因此仍处于增长阶段。

我们可以从一些大的有利可图的卖家那里得到一些思考:

就产品的选择而言,要结合自己想销售的地区,对市场的需求量和体量进行调查,层层剖析,选出优质类的产品,并不断优化产品及供应链,提升竞争力;

对于物流仓储环节,针对自己的产品,了解成本,配送时间和服务,售后退换能力,最终选择适合自己的物流商和仓储服务,控制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

从运营角度来看,目前亚马逊平台正处于建立合规化环境的阶段,需要寻找自身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而非单纯靠刷单等方式来获得增长。

在选择进入这条赛道的同时,新的卖家还应该考虑自己的实力,要有大货所需的资金储备和成本预算。假如只是盲目的跟从,那么最终很可能就是一个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