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降薪、退市甚至于被供应商堵门,2019年刚开年不久,深圳不少跨境电商企业似乎就已经深陷危机之中。新闻图

尽管如此,仍有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对跨境电商行业充满信心。“即便是行业寒冬,也有企业能过得非常滋润。不管是传统贸易还是跨境电商,向来都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比如美国市场难做、亏损,但新兴市场或许就是你生财之地。”

不惧“寒冬”,“东方不亮西方亮”

“2019年,如果跨境业务还聚焦在美国市场或欧洲市场,那可能真的算是进入比较艰难的时期了,因为各方面的成本都越来越高了。但若把跨境业务转移或分散在其他市场,我觉得不见得会难做。”

该人士表示,中美贸易战加之欧洲市场的VAT问题,都会给欧美跨境业务的开展带了一定的难度,尤其是在成本方面,需要更多的支出。而一些新兴的市场,或是一些新兴的平台,虽然其基础体量小,但其爆发力确实不可小觑的。这从2018年的双11、黑五,一些区域性的平台的销售业绩,也可以看出端倪,所以在这些市场找到新的可能也不是不可能。

“以前我们做线下市场的时候,常讲一句话叫‘东方不亮西方亮’——做全国市场,不一定每个省份都做的非常成功才算成功,有一两个省能把量做起来,就够了。”

以健力宝为例,曾几何时风靡大江南北,但近几年可能很多人都会感觉健力宝已经销声匿迹,但其实它在陕西地区依旧卖得非常好。同理,跨境电商生意也一样,不一定要所有平台都‘百花齐放’才算成功,只要能在几个平台把产品优势、经营优势、服务优势或是listing优势做出来,然后再慢慢的把这些成功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平台之上,2019年还是会有很大的机会的。

裁员、降薪、堵门始末——人效过低

谈及近来跨境电商行业一些企业裁员、降薪、退市甚至于被供应商堵门的现象,上述人士表示,这很大程度上和企业的人均产出以及铺货量有关。

“产品铺货太多,卖家就没办法去做精做专,且单位成本也会提升很多。卖家同时经营1000个SKU和经营100个SKU单位成本肯定是不一样的,如果产品销量没能起来,SKU数量越多单位成本肯定就越高了。但若卖家可以聚焦在100个SKU里,并把每个SKU的销量做起来,其边际成本就会降低很多;此外,若从人力管理成本来看,更多的SKU需要更多的运营人员去打理,人均产出上不去,这样的生意也是难以持久的。”

但也不难发现,一些选择退市的跨境电商企业,其实际盈利状况还不错。对此,该人士表示,企业选择退市,本身也都是基于各方面综合条件权衡的结果,一些盈利不错的企业选择退市,可能是不看好未来一两年里公司或是行业、市场的发展前景。这样的考虑其实也合乎常理,比如当前美国的关税问题,本身跨境企业净利润就不高,若加上高额的关税,这样的贸易也就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现在不少国内的工厂,都会选择迁往东南亚一些国家,如越南、柬埔寨、缅甸等,一方面是降低人力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开中美贸易的争端;除此之外,当下流行的另一种做法,就是直接把工厂开在墨西哥,在美墨边境做一些布局,这样不仅可以避开贸易战的锋芒,甚至还可以享受零关税的优惠,不仅是中国企业,出于各种考虑一些美国本土企业也会将工厂开在墨西哥;实在不济,一些卖家也会选择在美国本土购买产品零部件,再进行组装,但这样操作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

2019年,手里有钱才是王道

有人说2018年不买房、不炒股、不投P2P,躺着不动就是赢家。而2019年,手里有更多的现金就能比别人活得更久。该人士认为,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跨境电商行业——对于跨境电商企业来说,2019年拥有健康现金流也是尤为重要。

“跨境电商企业怎么去维持一个健康的现金流,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如何从外部筹到资金;另一个则是,如何实现企业内部变现。在2019年的市场大环境下,从外部拿钱成为越来越多的跨境企业可望不可即的事情,所以维持健康的资金流,要更多的寄希望于内部变现,增强企业的自我造血能力。”

Tom表示,若从企业内部变现层面来维持健康的现金流,首先就是要提高人均产出,降低人力成本;第二,要加强供应链端的能力,降低生产成本;第三,就是要和物流端抢时间,缩短整个链条的周期,降低物流成本。先从这几个方面着手,确保运营成本的下调。除此之外,还要在上游和供应商、厂家协商账期,下游确保服务质量,提升消费者的购买体验。

“企业的内功修炼起来,才可能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才更容易从外部拿到资金,这两者之间是有内在关联的。但是,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跨境企业从资本方拿钱,通常背后都是存在对赌协议的。如果企业看好未来两三年市场的发展的话,可以去尝试,弹药把钱花在刀刃上,去开发产品、提升服务、适度的推广。当然凡是有利有弊,拿人手短,对赌协议一签,相当于自己被人掐住脖子,如果赌赢了,企业可以通过对资金的有效利用,再上一层楼,但若赌输了,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