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开年第一炮,滴滴裁员2000人,宜家裁员7500人,大企、名企简衣缩食纷纷宣布过冬,不少员工开工红包或也换成了一纸“下岗”通知。

相比而言,跨境电商行业的“寒意”,似乎来得更早一些,2018年初就有曝出大卖企业裁员潮,此后一年的时间内,除了降低库存和收缩扩张战略,提高人效、内迁公司也成为卖家应对“寒冬”、降低成本之策。新闻图

跨境电商企业的“南渡北归”

作为中国跨境电商最为前沿也是最为核心的阵地,深圳这片土地诞生了众多知名大卖企业,同时也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卖家“朝觐”,期望在这里实现“人生小目标”。但近来,越来越多的跨境企业,却选择将企业、职能部门迁往内陆地区。

就职于某大型企业的首席运营长Tom告诉雨果网,现在内陆地区一些地方政府对跨境电商、产业园扶植力度很大,同时相比深圳,内陆地区的人力成本要低得多,政策和成本便是这些跨境企业内迁的最主要的驱动。

“很多深圳的跨境企业选择迁往湖南、安徽、河南等内陆地区,一方面,因为一些职能部门,本身对人才专业度要求并不高,且对企业的地理位置也没有特殊的要求,内迁不会对其造成过多的影响,但却能为其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另一方面,一些在内地拥有工厂的卖家,选择内迁到工厂所在地,不仅可以更接近供应链,同时还可以申请相应的产业补助,如果是高科技产品还可以申请高科技补助。”

Tom介绍道,其所就职的企业,总部设在福建,并在深圳也设立了办事处、分公司。而之所以要在深圳设立分公司主要是两方面因素的考虑:一来是,行业资讯、资源获取比较及时,方便和同行卖家以及各大平台、服务商沟通;二来是,想了解不同地区人才的表现情况。

“坦白说,若从职业素养来看,深圳的人才确实比福建这边的要好一些,当然成本也高出一大截。比如,在福建这边做到运营总监的位置,其能力可能也就刚刚能和深圳比较资深的运营经理齐平。但在成本方面,深圳同级别的运营人员工资平均要比福建这边高出三分之一。比如,深圳那边基础运营工资要6K-8K,而在福建这边可能只需4k。”

但Tom也袒露称,若从总体来看,其实深圳团队也不见的比福建团队产值高出多少,因为除了成本的因素外,深圳地区外部诱因比较多,人心比较浮躁,可能别的公司给出的工资多几百块,员工都会选择跳槽,相比而言福建的员工更加稳定,性价比也比较高。

“寒冬”生存法则:“产、销、人、发、财、资讯”协同并进

对于不少跨境电商企业来说,寒冬来临,首要问题就是销库存。

相比一些大卖动辄几亿几十亿的库存,Tom表示,其公司库存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我们严控库销比,每天都在做产销的协调——现在每个站点的销量如何,工厂那边生产多少,物流怎么结合去配送和运输,这些产销的综合数据都由一个IT系统去测算。可能我们现在参加一个活动,销量就跑起来了,库存迅速下降,我们的系统就是评估实时的销量和这些在海外仓、FBA的库存的情况,什么时候没货,需要多少货,我们就补货过去了。”

Tom表示,其实在运营技术或者系统建设方面,大卖企业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差异,之所以有些企业会有大量的库存积压,归根到底还是其组织架构和部门之间的协调管理出了问题。

“对于一些大公司来讲,每个运营人员、每个部门都身扛业绩压力。可能刚开始上级就把运营计划部署下去,一个月之内或者一个季度之内营收需要达到多少钱,而下面的人可能累死累活也达不到上级的要求,但也只能顶着业绩压力硬着头皮去干,货销不出去自然就积压下来;另一方面可能就是供应链方面,没有做到实时的管控——前方明明还有一大堆的货,后方还在拼命生产,物流还在不断的运输,每个个体或是每个部门甚至是上下级之间并没有一个合理的协调机制,每个人有个人的想法。”

Tom建议跨境电商企业和卖家,在“过冬”之时一定要做“产、销、人、发、财、资讯”这六大块的管理和协调。

:就是企业的产品和供应链,无论何时候优质的产品和供应链都不容忽视;

:就是卖家销售状况和销售渠道,包括企业进驻的平台,品牌的推广等,要协调各渠道的布局,注意产销平衡;

:就是人效,要从注重管理、技术提升,从而最大程度的提高人均产出;

:就是企业的研发、设计。包括产品的升级、商业模式的升级、人才管理的升级、IT技术的升级等;

:就是企业的财务、税务合规化,打造一个健康的资金流;

资讯:就是掌握或了解行业最新动态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针对变化及时的调整战略。